• <tr id='esmwjk'><strong id='esmwjk'></strong><small id='esmwjk'></small><button id='esmwjk'></button><li id='esmwjk'><noscript id='esmwjk'><big id='esmwjk'></big><dt id='esmwj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smwjk'><option id='esmwjk'><table id='esmwjk'><blockquote id='esmwjk'><tbody id='esmwj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esmwjk'></u><kbd id='esmwjk'><kbd id='esmwjk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esmwjk'><strong id='esmwj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esmwj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esmwjk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esmwj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smwjk'><em id='esmwjk'></em><td id='esmwjk'><div id='esmwj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smwjk'><big id='esmwjk'><big id='esmwjk'></big><legend id='esmwj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esmwjk'><div id='esmwjk'><ins id='esmwj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esmwj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esmwjk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esmwjk'><q id='esmwjk'><noscript id='esmwjk'></noscript><dt id='esmwj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esmwjk'><i id='esmwjk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项目一线特写报道——记工程╲技术中心户外施工的一天

                2018/8/2 15:19:50

                在大多数人的认识当中,科技型企业的员工,往往身着白衬△黑西,梳着整洁利落的发型,手持各种文件与←报表,穿梭于写字楼的办公室之间。但在世窗,有这么一群“邋遢”且极少按时报到的职员,空荡⌒荡的办公室经常不见半个人影,他们就是公司的工程↑技术人员。为了近距离接触公司中这样一个“特殊群体”,笔者与摄影师以整合传播中心外派记者的身份Ψ ,跟拍并记录∩了他们完整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天公作美,让我们少流了点汗

                “东西装车,八点半♂准时出发!”老胡一声令下,小伙子们将仓库里的设备一件件装车,梯子、发电机、工具箱、各种复杂精密的↓仪器,还未开工,头☆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胡姓胡,但并不老。三十多岁的他皮肤黝黑,带着眼镜,是这支队伍的主管。别看他年龄不大,但工龄已∞在十年以上◣,是公司“元老”级人物。我和摄影师与老胡同坐一辆车,老〓胡告诉我们,今天要去的地方,是距离市区几十公里外的一个水坝。

                天气预报提示今天有雨,云彩很厚,这种沉闷的☉天气却让老胡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外出↘施工,还是比较喜欢这样的天气。不然顶着烈日,兄弟们在太阳底下干活,我看着也√心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说话间,老胡把车停在了一家超市门口,掏出钱给㊣ 超儿,“买包水吧,一会可能要辛苦大家伙儿了,这么热的天水可不能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我们也是第一次做

                半个小时●的路程一晃就过去,车子停在了水坝附近。施工地点靠近河堤,景色优美,来不及欣赏风景,大家迅速将工具∩和设备卸车。老胡说,今天的任务是安装水务局防汛项ξ目的监控设备,需要在三〓个地点架设监控摄像头。说罢,老胡指了指路边十多米高的电线杆,“其中一个就要装在那上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公司并没有配备☆高空作业车,因此全部的杆上作业都需要借ξ 助梯子完成。安装监控设备需要将电柜、摄像头及太阳能板依次固定在电线杆距离ω地面七八米的高度上。设备在安装之前需◥要进行简单的处理与切割,切割作业时溅起的火星打在衣服上,常常会留下一个个米粒大小的◇黑斑,我和摄影师下意识向远处站,小伙子们却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              电柜的重量一般在二三十斤左右,即便在平▓地上,将二三十斤的重量长时间举过头顶对于普通劳动人员都稍显吃力。但对于老胡他们来说,需要踩在四五米高的梯子上※完成一系列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来吧。”登高的》工作常常是小伙子们自告奋勇完成的,从不会有人推脱或胆怯,任务的Ψ 重要性不言而喻。高空作业需要极高的配合度,作业难度随着高度的上升而成倍增加。对于他们而言,每增▅加一米的高度,都会承担更多的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别忘了安全带,上去的时候小心点,千万注意安╱全。”老胡嘱咐着小伙子们。

                好不容易才将电柜固定在了电∞线杆上,安装太阳能板时,梯子∑ 的高度已经明显不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(站)上电柜举着(太阳能)板子,你们负责固ζ 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也许是在办公室待久了的缘故,平常几乎没有接触过户外工作,看着他们小心翼翼的站在距离地面将近十米高的电柜上,即便佩戴』了安全设备,也难免在心里替他们捏一把汗。但在这群小○伙子们看来,这已是他们工作①的日常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安装这样的监控设备我们也是头一次,以前还没做过。”老︽胡对我们说。

                惊讶的同时,我们更多了一份敬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工作就要做得够利索

                太阳能◣板安装完∏,小伙子们终于可以从高处下来。脚¤还没沾地,老胡却突然说板子的高度需要再进行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和摄影师本以为第一套监控已安装完毕,正要出发去下一个地点,心里也充满疑惑。

                老胡站在太阳板的◣方向说,“两个太阳能板之间的(高度)距离还是太近,这样一来上面的板子会挡住下面板子的采光,还要把间距拉╲大一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本以为小伙子们会抱怨,但他们只是重新爬上梯子,按照老胡的要求一点一⌒ 点进行调整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有时候我也挺不好意思的。”老胡小声对我们说,“但工作№就是工作,出来施工干活,就要把活儿做得利索,不能让客户觉得咱们的工作有水分。就是辛苦这些▼兄弟了卐,等下了班,大家伙吃点喝点,好好放松放松!”

                天气预报的那场雨终究没有来,临近中午,太阳已经高挂头顶,我和摄影师站在了树荫下面休息,从梯子上下来的下伙㊣子们却早已汗流浃背,早上出发时干净整洁↑的T恤上也已沾满了尘土。老胡也没有闲着,和另外两个兄弟来到第二个施工点安装监控,在老胡⌒看来,“主管”并不是坐在阴凉下指挥工作的那个人,而是要拿起工具,比别人承担更多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更高难度的任务

                高温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对工程技术人员来说是◤家常便饭,吃过午饭,老胡和兄弟们回到车上,利用仅有的一点时间休息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下午会更热,不然你们就待在车里吧,这样⊙还凉快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但我们也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,当小伙子们开工时,我们还是跟在了后面。下午两点钟是一天里太阳最毒的时候,此时地面温度已将近50度。一群人①来到绿树掩映的河堤,一根十几米的电线杆正静静躺在斜坡上,老胡说,这是第三个监控安装点,但首先要在这河堤上“戳”根杆子。

                路政部门在架设电线♀杆时,通常使用吊车等重型装备,这也让我好奇老胡他们在没有重型工具的情况下,要怎ㄨ么竖起这根杆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七月的河堤杂草丛生,潮湿的环境滋养各种∴昆虫,我和摄影师还未等到开工,就已经被蚊虫叮咬了好几次。老胡和两位专业架杆的“外援”师傅△轮流挥动铁锹,在电线杆的正下〖方挖出一个一米多深的坑洞,即便距离他们十几米远,依然可以看到T恤上满满的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河堤上指挥挖洞的师傅说,之所以将电线杆放在河●堤上,是为了⌒ 可以借助河堤的高度用绳子将电线杆拉起来,同时,电线杆的底部会顺势插进刚刚挖好的坑中,然后将杆子调整,拉正,填土,这☆样就大功告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佩服劳动人民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有幸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进行,只见我们的技术人员赤膊上阵,一群人在指挥下用力将ω电线杆拉了起来,摄影师此时也加入这支队伍当中。这样的场〗景,不禁让人联想到那些曾经行走在黄河上的“纤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杆子架设完成,来不及坐下喘口气,安装工作又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这就是工程技术人♂员的一天

                下午临近六点,一天的安装工作终于完成。收拾设备时,老胡他们还※不忘将垃圾和废弃的杂物↘一起带走,“别给人家留ぷ下不好的印象,这也是我们干活的习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老胡说,回去之后他们还要开会,总结本周的完成情况,安排下周的实》施进度】。当然,这都是下班后需要进行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下周可不要跟我们去了,不是每天都有这么好的天气。”老胡开№玩笑地说道,“像这样的施工对于我们来说都是」常事,有的时候需要跑更▃远的路程,我们习惯了◥◥,估计你们一时半会可适应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临回公司的时候,老胡还顺便╱将公司的车加满了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周五,加油有█优惠,虽然油费是公司报销,但能节省成本就尽量节省成本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后记

                截至发稿时间♂,工程技术中□心的同事们仍旧冒着酷暑奋战在项目实施的一线。我们的新闻报道每天都会更新公司的最新动态,业务的最新进展,但在一个又一个项目顺利竣工的背后,是这群“不着家”的小伙子们夜以继日辛勤劳动→的汗水结晶。他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“客户至上,公司至上,团队至上”的精神,这就是我们的工程技术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致谢语

                在为期一天的拍摄与记录中,老胡和他的兄弟们即便在高温高强度的工作◣中,始终不忘关心和照顾︽拍摄记录组的我们。当然,在我●们的镜头之外,还有更多工程技术中心的同事在为公司默默地付出。在此,谨对长期奋战在项〓目一线的工程技术中心全体同事表示诚挚的╳敬意,他们分别是:

                张海洋、崔海亮、胡丽强、董钱成、高贺、贾青飞、李国满、刘德晨、潘峰、庞思华、魏宝成、张文龙、张玉超